KAITO妹控日記-環遊世界之卷(只有楔子)

某森看到這篇不要打我~ (以上請無視)

這篇 KAITO妹控日記-環遊世界之卷

是我和某森(?)預計在暑假CWT打算出的新刊

定位為搞笑風格的V家混APH同人文

現在放出楔子讓大家試閱

喜歡的人請慢慢期待明年暑假的CWT囉~~

(趕稿地獄ING)

KAITO妹控日記-環遊世界之卷 楔子由某森撰寫

楔子
  很久很久以前,在一個夢境般的國度〝幕席克〞由口耳相傳的開國傳說中,沒有留下名字,僅僅留下形像的大神以音樂輔政,於古代曆法二四六七年開創了被稱作最上治的VOCALOID元年。

  儘管世代交替著,年號卻不曾改變過。
  而在創國以後過了多年的現在,VOCALOID二五四年,百姓在大神的後代子孫,也就是以年號為族姓的皇族VOCALOID一家的統治下過的十分安樂。

  而皇室中最受人民崇拜與愛戴的成員,即為被喻為神之女的MIKU公主。

  MIKU公主不僅僅擁有驚為天人的出眾外表,還擁有被世人推崇至極的天籟之音。

  除此,MIKU公主可是KAITO王子殿下最珍視的寶貝妹妹。

  但是,就在這一天,一向平靜祥和的幕席克即將發生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。

  「KAITO皇兄!MIKU她……MIKU她不見了!根據剛剛調出來的城門監視器畫面,MIKU她跑出了城外!」擁有御賜之名鏡音的雙子皇族中的LEN王子跌跌撞撞的闖入皇家浴場稟吿KAITO王子殿下這件不得了的大消息。

  「什麼?!妹妹不見了,這種狀況該怎麼處理才好啊啊啊啊啊啊!對了,遇到這種時候就該先去找日本先生商量才對!」聽見自己視為珍寶的妹妹MIKU公主不見了的消息,。原本正在沐浴中的KAITO王子殿下,急的連浴袍都還沒穿上,身上僅有的布料為不離身的寶藍色圍巾的狀態下……

  他隨即跳出浴池拔腿狂奔,衝向日本先生位於內城區的住所。

  而後頭的LEN王子面如死灰的大喊道:「KAITO!你至少也披件衣服再跑啊!你直接用裸體圍巾的裝扮就這麼衝出官外,這叫我們皇室的面子往哪擺啊-啊-啊-!」LEN王子殿下的吶喊聲迴盪在蔚藍的天空之間,只可惜已經暴衝到五十公尺之外的當事人KAITO連聽都沒聽到(茶)。

  至於皇族的顏面問題呢?此是後話,這裡就不做太多著墨了。

KAITO妹控日記-環遊世界之卷(只有楔子)

某森看到這篇不要打我~ (以上請無視)

這篇 KAITO妹控日記-環遊世界之卷

是我和某森(?)預計在暑假CWT打算出的新刊

定位為搞笑風格的V家混APH同人文

現在放出楔子讓大家試閱

喜歡的人請慢慢期待明年暑假的CWT囉~~

(趕稿地獄ING)

繼續閲讀

川田信樹 Part I

「要來顆芒果嗎?現在這個季節的芒果非常甜喔!」市場裡的老婆婆手裡拿了一顆芒果,笑著對我說道…。

「謝 謝,我還不太餓。」我笑著回答老婆婆後,繼續在市場內毫無目的的晃著。自從和席恩定居在「界外」後,就很少來到聖域附近走走了,除了那每五年一次的教會例 行會議之外。與其說是會議,倒不如說是確認散佈於各地的主教是否還活著的一種手段,只要沒有準時參加會議的主教,隔年春天就停止供應生活費,不過紀錄只會 寫著:「未善盡報告義務,不予提供經費」之類的字眼,換言之,不參加就準備過著「斷糧」的日子

「這不是川田嗎,好久不見了,你怎麼會在這呢?五年會議還沒到啊」

「沒什麼啦!只是接到通知必須回來一趟。」

「是嗎……?不是回來看修女的嗎?」

「當 然不是!」這個該死的伊藤蓮。那天根本是倒了八輩子的霉,居然和他成為室友。我和他完全不同,他操控的是治癒系魔法的治癒型驅魔主教,而我則是操控攻擊系 魔法的攻擊型驅魔主教。當初通過主教資格測驗之後,我是外出到各地修行,他則是在聖殿修行。此外,他的個性也和我完全格格不入,從他身上完全感受不到治癒 主教該有嚴謹態度,而我則是一個拘謹的人。我真不知道為和八年前的那場考試,會跟他相遇。

伊藤連拍了我的肩膀說道:「預魂說最近黑暗力量正在蠢蠢欲動,你要小心點。」這句話完全不像他平常開玩笑的口氣,取而代之的是警告的口吻伴隨著這句話。

 

 

「你來了啊,川田主教」拉普拉多魯還是用那一般男性做不到的溫柔說話方式,或許根本說是女性才會有的獨特說話方式。

「嗯……你在信中提到的事情是不容刻緩的,尤其是攸關信徒……」

「不是找你來說廢話的。」

「拉普拉多魯主教?」不對!這麼粗的嗓門是……

「弗拉烏?」

「對!就是我。我們不是教宗他們,那些客套的廢話就不用說了。」

「其實,我在中提到第五區的事情,並不是找你來的主要原因,是關於主教測驗的事。」

「那第五區的事情?」

「放心,卡斯托魯已經派人去處理了。」剛才還很兇的弗拉烏淡淡的說道。

「回到剛才的話題,關於主教測驗的事情……」

「主教測驗?」我百思不解的看像拉普拉多魯。

「今年的主教測驗有一名特殊的考生。」

「特殊考生?不過話說回來,主教測驗不是已經結束了嗎?……難道說,你要我帶的新人是……?」

「嗯,就是他,另外它的搭檔也一起。」

「不能找其他主教嗎?」

「嗯,非你不可,因為你是除了我們七鬼神之外,最具實力的主教」

「那教宗呢?」我實在很不想拖著兩個新人到處跑,尤其是這種主教測驗出來的新人,幾乎都是「小朋友」,心智完全不成熟,再加上特殊考生。

「這您也知道的,教宗大人是不能離開聖域的。」

「你說的特殊,是哪裡特殊?」既然免不了帶兩個死小孩,還是了解一下自己到底會遇到什麼麻煩好了。

「以下我說的事,請務必保密,知道這件事的只有我,弗拉烏,卡斯托魯,和教宗四個人而已。」

「嗯」看來不會是多輕鬆的事情了……。

「那名新人,叫做泰德‧克萊恩,身上寄宿著彌卡艾爾之眼……」

「等一下,你說的是封印費亞羅廉身體的那個彌卡艾爾之眼?」

「是的,川田主教」

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」我啞口無言了,這是哪門子的工作,根本是壓榨。

繼續閲讀

楔子 聖域的來信

「信樹,有你的信」席恩將一個信封遞了給我。信封上有個明顯的標誌,不難辨識出是從聖域巴魯斯布路克教會寄來的,看來又有新工作了。
Dear 川田信樹
      最近第五區因為飢荒的關係,人們挨餓受凍,讓心中的黑暗不斷擴張,而使役魔趁著人們內心最脆弱、黑暗之時伸出了爪牙,請務必前往當地,以神之慈愛拯救挨餓受凍人們,以神之嚴厲審判十惡不赦的使役魔。
P.S.最近驅魔主教考試剛結束,既然順路就回來帶個新人去實習吧!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預魂-拉普拉多魯


唉!才剛結束之前的工作,又有新工作了……
「怎麼了嗎?看完信後似乎心情不太好呢」席恩手裡拿著兩杯咖啡走了近來,並將那杯奶香四溢的拿鐵遞給了我。我接過咖啡,喝了幾口後說道:「沒什麼,只是又有新工作了。地點在第五區,過幾天就得過去。」
「這樣啊……又要分開了」
「嗯……」


出發那天一早,雖然我堅決希望席恩多睡一點,不必替我送行,但他還是堅持送我到門口。
「那我走了,你要好好保重,席恩。」
「嗯,你也是」雖然席恩帶著微笑來替我送行,但是眼神透露著孤獨與寂寞。
「我會盡快回來的……」
「嗯」

與席恩道別後,我就這樣踏上了從未想過如此漫長的旅途。

繼續閲讀

時之源

閲覽此篇文章需要輸入密碼
輸入密碼
About

秉秉


名前:秉
誕生日:02/24
興味:漫画、アニメ、小説

最新文章
類別
  FC2 (1)
最新留言
Banner
07-GHOST(8)最新刊好評発売中
My Banner
語法

Pixnet.net分站
music
Jubeat
搜尋欄
RSS連結